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海阅网!

首页 > 目录 > 《任由情爱步步殇》在线阅读 > 正文 第3章 经年初逢

第3章 经年初逢

寒月 2021-04-08
月炎泽脸上的义愤一瞬间退却,只余下云山雾罩般的哀伤,他比月洛衡还大三岁,自他出生于就陪在他身边,三十多年兄弟般的情意,他又如何忘的了那场车祸……三十五年前,大月氏嫡系那个时候,姜兰吟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因为肚中的孩子,她也被软禁在月宫,和心上人咫尺却遥如天涯。。...

月炎泽脸上的激愤瞬间退去,只剩下云山雾罩般的悲伤,他比月洛衡还大三岁,自他出生就陪在他身边,二十多年兄弟般的情意,他又如何忘的了那场车祸……

二十五年前,月氏嫡系继承人月洛衡爱上了平民出身的姜兰吟,却遭到父亲月傲天的强烈反对,将他软禁在月宫中长达半年之久,半年后,他在父亲为他安排的那门政治联姻的婚礼即将举行的前几天,趁着父亲放松警惕逃了出来。

那个时候,姜兰吟已经怀孕七个多月,因为肚中的孩子,她也被软禁在月宫,和心上人咫尺却遥如天涯。

那时的月傲天独断,凌傲不可一世,以着他的冷酷绝情,是绝对不允许姜兰吟这种女子的存在,只怕她肚里的孩子一出生,也就是她的死期,月洛衡也明白,所以他才那么急切的想要将她救出去。

月洛衡苦苦哀求自幼相依为伴的挚友,一在向他保证,他只要姜兰吟活着,只要安顿好她,就会立刻赶回来,和父亲指定的女子完婚。

月炎泽架不住他的哀求,便私下动了手脚,让他带着姜兰吟逃了出去。

不曾想就在他们刚上车不久,就被月傲天发现,亲自带人自后追赶,那一晚最终成了月炎泽终生都挥之不去的噩梦——

阴云密布的暗夜下,狂暴的月傲天命人发了疯似的拚命追逐着他们的车,月炎泽怎么都劝不住。

暴雨从天而降,月洛衡的车已经出了悬玉桥,驶上盘山公路。

就在月炎泽咬牙准备打晕月傲天时,前面的车突然一个急转拐疾速的冲向旁边的护栏,巨大的冲力撞破护栏,翻滚着朝万丈深渊跌去。

当时,两车间的距离已不足千米,可所有人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黑色法拉利坠入山下,无能为无力。

月洛衡当场死亡,姜兰吟躺在医院里成了植物人,月傲天几近崩溃。

月氏用尽了手段,也只能保的姜兰吟在两个月后,生下了遗腹子月宛白后,就追随月洛衡而去。

月傲天原本有三子,二儿自幼身体羸弱,根本就没活过十岁,长儿却在月洛衡出事前半月因意外死亡。

所以月傲天才发了疯似的守着月洛衡,也正是因为月洛衡已然是他,是月氏最后的希望,才让沉浸在丧子之痛中的他,作出如此激烈的手段,到头来却将自己惟一的儿子也给逼死。

月傲天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晕迷进了医院,月家上下乱成一锅粥,全凭月炎泽对外死死瞒住消息,在加上月傲天本性阴辣,平日里就颇有些六亲不认。

月氏的那些老东西被他死死压制,吓怕了,轻易不敢生事,而月傲天又及时从晕迷中醒来,才将一场危机化险为夷。

劫难过后,月傲天阴诡,暴怒的脾性也改了不少,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孙子身上,对月宛白虽然严格却也溺爱有加。

月宛白七岁时,被他宠溺的不成样子,在月炎泽的劝说下,这才狠心将他送出国外,送入月氏位于欧州的秘密基地接受专门训练。

如此一来,月宛白对外界的接触有限,所交往的人也都是经过月氏精心挑选,当然也在最大限度上阻挡类似于他父亲的事件发生,可该来的终究躲不掉。

苏烟韵是江城孤儿院里长大的孤儿,自幼美貌异于常人,单纯不谙世事,十五岁那年守护她的院长因病而逝,自此失去了她的保护伞。

因她的容貌太漂亮,自幼院长就将她保护的很好,几乎没让她离开过孤儿院,院长去世之后,失去了看护人的苏烟韵便和年龄相当的孩子一起出去,为了生计而奔波。

孤儿院的孩子本就多,其中又以身有残疾而被父母遗弃的为主,前任院长在时,只是安排她在院里照顾孩子,极少让她涉足外面的世界,失去了保护伞的苏烟韵,又怎会明白自己怀揣着怎么的倾世之灾。

大家只知道有她跟着时,那些富甲商人特别好说话,出去几次也是她筹来的善款数额最大,也就越发的拉着她四处奔波。

却不知因着她的倾世之容早已埋下祸根,两个月后,就在孤儿院门口,光天化日之下,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掳上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绝尘而去。

对于欧州某此国家来说,豢养女奴的习性一直都存在,而且对于那些闲及无聊的贵族人士,炫耀女奴已然成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攀比手段,莺庭章台便是其中最大的交易中心。

中国许多传统的文化遗产,比如琴、棋、书、画包括戏曲等等,对于欧洲太多人来说是不解之密,他们无法了解其中的精髓,却又禁不住的被吸引,就如同深藏在死亡禁地下千万年的宝藏,吸引着他们不惜一切去追逐。

曾经一度,民国时期那些身着各式样旗袍,婉约空灵的如同江南细雨下含苞初初绽放红杏的纤袅女子画像,随着中国传统的丝绸,灯笼、团扇传入欧洲各地,引起不小的轰动。

飘渺清纯的宛如水波般柔美的女子,远比那些涂抹着厚厚白粉如同带着面具般的艺妓,更加激起人性埋藏在心底最原始的欲望。

因此,那些青伶妓馆在欧洲各地应声而起,而隐于暗处的各种肮脏势力也随之响应,无数正当花季的中国少女被梦幻般天堂的诱惑,及各式各样的手段掳走,深陷惨绝人寰的人间地狱。

苏烟韵只是其中的一个,因着她倾世的容貌,所以在被掳走后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可她是无知却不是白痴,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一幕幕,和她同样却惨遭毒手的少女,几度的惊吓使她沦为一具只剩下美丽躯壳的行尸走肉。

至到那一晚,莺庭章台那处处透着糜烂气息的奢华场所里,四周一个个金发碧眼,形态各异的妖魔鬼怪却以相同匪夷所思的贪婪目光,肆无忌惮的猥琐着漂浮在巨大莲瓣上的她,苏烟韵在也遏制不住内心恐惧和濒临死境的绝望,无助的哭喊着救命……

苏烟韵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江城,她所会的只是江城的土语,那种场合下根本就没有人听的懂她在说什么?

相反因着她的无助和惶恐,如同受到惊吓时幼崽般清澈不谙世事的目光,及低低的哀泣,更大成度的撩拨着眼前一轮轮禽兽的占有欲。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雨夜车祸 第1章 雨夜车祸 第2章 月宫孤影 第2章 月宫孤影 第3章 经年初逢 第3章 经年初逢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