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海阅网!

首页 > 目录 > 《大学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戾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戾

衣山尽 2021-04-08 20:32:19
本网提供更多了衣山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学士》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四百七十八章 凶戾在线阅读。应该说,在今日之前,孙淡还是志得意满的。在他看来,内阁大换血也就是这一段时间的事情了。『毛』纪已经退了下来,接下来就该轮到蒋冕。翟銮入阁应该没任何悬念,至于杨慎,因为有杨廷和的关系,应该做不了阁员。而王元正威望不足。那么,以孙淡和皇帝的关系,剩余一个名额就应该落到他孙淡的头上。。...

大学士

推荐指数:10分

《大学士》在线阅读

第四百七十八章暴戾

陈洪这一句话只能用石破天惊四字来形容,没有人能预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应该说,在今日之前,孙淡还是志得意满的。在他看来,内阁大换血也就是这一段时间的事情了。『毛』纪已经退了下来,接下来就该轮到蒋冕。翟銮入阁应该没任何悬念,至于杨慎,因为有杨廷和的关系,应该做不了阁员。而王元正威望不足。那么,以孙淡和皇帝的关系,剩余一个名额就应该落到他孙淡的头上。

可是,形势的变化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因为孙淡和黄锦反复争斗,为立储一事掐了个你死我活,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犯了嘉靖的忌讳。于是,双双被贬到地方上去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或许还有回天之力。毕竟,皇帝的圣旨还没有颁发,还有做工作的余地。即便无法说服嘉靖,不得以去四川也可以接受,好歹是一个从二品的巡抚,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政治上也算是上了有个台阶。

可是,到如今,陈洪干冒奇险连夜赶到孙府,却带来了一个噩耗:皇帝派陆炳的父亲陆松带兵来捉拿他孙淡了。

听到陈洪这个消息,屋中众人都惊得站了起来:“当真?”

孙淡心中也有些『乱』,可作为众人的首领,他却不能让大家看到自己慌『乱』时的模样。

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下狂跳不止的心脏,孙淡沉声问韩月:“韩月,你刚才不是从锦衣卫那里过来的吗,怎么没听到这个消息。”

韩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如果这样,那只可能是两个原因。一,是陈洪在说谎。陈洪可是黄锦的干儿子……”

韩月说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陈洪身上,目光中满是杀意。

孙淡立即打断韩月的话头:“我相信陈洪。”

就这么一句就足够了,陈洪面上也满是激动。

孙淡一把将韩月拉起来:“事情紧急,不用那么多虚礼,有话说话。”

韩月道:“第二,那就是老爷你身份特殊,普通北衙的锦衣卫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个消息。”毕竟,捉拿一个翰林院编修,未来的阁臣,皇帝的心腹,实在太骇人听闻,这种事情也只可能被有限几人知道。

孙淡点点:“应该是这样。”他看着陈洪:“说,把你所看到的一切都说出来。”

陈洪:“是,天擦黑的时候,万岁召见黄锦那厮。皇帝已经许久不理睬黄锦,又夺了他批红的特权。估计是黄锦那鸟人心中也是慌『乱』,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本就是一个蠢人,一听到陛下说要见他,心中就慌了,说陈洪我为人机灵,让我随他一起过去。”

陈洪知道时间紧迫,说话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很快将先前所发生的一幕同孙淡等人说了。

……

原来,得了嘉靖的命令之时,黄锦个人还是觉得很振奋的。毕竟自从皇帝将黄锦批红的权利拿回去之后,已经有一段时间不理睬他这个大伴了。黄锦能力不足,之所以能够在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上坐得这么稳定,同皇帝的特殊关系有莫大关系。可以说,他个人荣辱全系于皇个人的好恶。

如今,皇帝总算愿意见自己了,黄锦心中一阵狂喜,同陈洪商量了半天,这才急忙刚去玉熙宫。

在见皇帝之前,黄锦和陈洪已经商议好了,反正一句话,不管皇帝说什么,他黄锦就低不语,任由嘉靖发泄心中的怒火好了。

可刚一到玉熙宫,就听到皇帝在精舍中大声咆哮:“你怎么知道了,你又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后宫不得干政那是祖宗成法,国家大事自有朕乾纲独短,什么时候容得上你这个女流之辈来说话了?”

紧接着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响起了陈皇后愤怒的大叫:“陛下,孙静远当初可是为你立过大功的。你如今却要将他贬去四川,岂不让天下人耻笑万岁你卸磨杀驴,今后还让天下的能人志士如何为你效命?”

听到这一句话,黄锦身体一颤,心中激灵:这个孙淡什么时候要去四川了,他刚从淮南回京,根本就没同皇帝见过面,什么时候就惹得万岁如此龙颜大怒?

黄锦和陈洪互相看了一眼,快步朝屋中走去。

还没进屋,嘉靖皇帝愤怒的叫声又传来:“能人志士,能人志士,哼,朕天纵英才,所用之人只取公、忠二字,能不能倒无所谓。他孙静远是个大才,可良心却大大地坏了。在朕面前耍小聪明,还真当朕是傻瓜了。”

大概是因为太激动,在黄锦跨进屋的一瞬间,他看见皇帝一把抓住皇后的胳膊,面目狰狞。而陈皇后则痛得眼泪长流,大声叫起来。

皇帝:“说,你从什么地方知道孙淡要去四川的事情。”他愤怒地大叫起来:“朕就知道,你一直觊觎着太子位,那个孙淡不是要将女儿嫁给朕的大皇子吗?好好好,将来你儿子做了太子,他孙淡就是太子的岳父。哈哈,荣华富贵啊,他孙静远好深的算计。”

陈皇后大叫:“万岁,我儿子不就是你儿子吗?正如你所说的,祖宗自有成法,无论是立长还是立嫡,我儿载荼都应该是太子。”

“若朕不同意呢?”皇帝一张脸已经扭曲了:“所以,你就来偷看朕的圣旨。朕知道,孙淡有钱得很,这几年,你靠着他手中白花花的银子,不知道买通了多少宫中的太监和宫女。那些奴才,为了钱,为了攀附你这个皇后,为了攀附未来的太子,连朕的圣旨都敢偷看。朕……誓杀之。”

这个时候,黄锦和陈洪总算明白这事的来龙去脉。相必是皇帝写了一份让外放孙淡的圣旨,可不知道怎么的,这份圣旨被人偷看了,又将消息传到了陈皇后耳朵里。

陈皇后心中一急,也不考虑后果,直接跑皇帝这里来为孙淡求情。结果犯了皇帝的大忌,二人就吵了起来。

如今的孙淡可是陈皇后在朝中第一大臂助,陈后在宫中收买人心,所需的大笔资金都由孙淡提供。而且,孙淡又是她的首席智囊。如果孙淡被外放做官,以陈皇后的能力,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被张贵妃给压制住了。

黄锦固然心中一喜,那陈洪心中却是一惊。他因为常年随侍在帝后身边,这才有机会偷看这份秘旨,在看到圣旨之后的第一时间里,他就跑去找王漓江通风报信。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份圣旨陈皇后也通过其他渠道知道了。可见,陈皇后,或者说也不知道孙淡已经在宫中布置了多少眼线。

看来,恩师还真是算不遗策,所有的暗棋子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布置完毕。当真是让人又敬又畏。

黄锦看到陈皇后被皇帝大声斥责,心中固然一阵大快。可表面上却不得不装个样子。他快步地走到皇帝面前跪下,连声到:“万岁爷,些须小事不值得生气。陛下,气坏了身子可是你自己个的,还请您保重龙体啊!”

他不说话还好,他刚一开腔,皇帝放开陈皇后,冷冷地看了黄锦一眼,突然道:“黄锦你总算肯来见朕了?”

黄锦被皇帝的语气吓得浑身冷汗,颤声道:“万岁爷啊,你不召见奴才,奴才又怎么敢来见你。”

“嘿嘿,黄锦你发财了呀?”皇帝大声冷笑。

黄锦大惊,不住磕头:“万岁爷,黄锦一个月就几十两俸禄,又从什么地方去发财?”

“没地方发财吗?你是内相,直接替朕批红。可以说,地方官员的生死荣辱全捏在你的一念之间。大家敢得罪你吗,得罪朕不要紧,得罪了你这个司礼监掌印把子的,他的前程也到头了。嘿嘿,黄锦,你每年的冰敬和炭火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吧?”

黄锦更是畏惧,一个响头磕下去:“万岁爷啊,底下的人送些土产孝敬什么的,黄锦也不想接着。可是,你替人家办了事,别人总得要送些东西给你才安心。若你不接着,他总觉得你对他有成见,臣身为司礼监掌印,不管是内臣外臣,总不可能因为些须孝敬就闹得红了脸,总得给他们一个台阶下才是。”

“土产,真的是土产吗?”

黄锦声音颤得说话都不完整了:“就一些土产,就像前一段日子,那甘必达就送过来十几坛子咸鸭蛋。臣是一个都没吃,全丢进金水河喂鱼去了。”

“几个咸鸭蛋你黄锦自然是看不上的,你要的是钱。”皇帝阴森森地说出这么一句:“一百多万两银子,你黄锦至少拿了一百万。你可富裕了,可怜朕连宫人的月份都发不出来。本想抄了王、甘二贼的家,怎么说也将这个亏空弥补了。可怜那钱全落到你们这群蠹虫手中去了。好大胆子啊,你们连朕的钱都敢抢。黄公公,黄相,你可不得了啦?”

“陛下啊,臣冤枉啊!”黄锦眼泪长流,不住地磕下头去,额头上鲜血淋漓。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戾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行险 第四百八十章 玉碎宫倾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决心 第四百八十二章 也好 第四百八十三章 醉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