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只想背着你走下去小说

只想背着你走下去

只想背着你走下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crsm

时间:2020-09-11 14:41:15

一宅男大学生孟君白天公园四处闲逛,竟与一女薛倩倩浪漫邂逅,再后来才明白这女竟童年时遇上的狸猫所化。而孟君正逢情场失意,在薛倩倩和未追手的同学小叶之间,孟君好一番争扎... 只想提着你走一直这样最“说什么呢,不会还念着小叶吧?”秦鹏问。孟君双眼瞪大,一跃而起,扣住秦鹏的手腕把他按在墙上,贴着他的脸阴险的说:“你刚才说的啥?”秦鹏眷眉一蹙,低头羞涩的说:“没,没说什么。君儿,别这样,大白天的不好,什么事不能等天黑了再...”孟君用脸蹭着秦鹏的头发,长眉上挑,猥琐的笑着,说:“白天怎么了,又没有别人。”秦鹏面带羞涩低声说:“也是,那好,我闭上眼,你快点昂。”说完,就仰起头紧闭双眼,冲孟君撅着那张大厚嘴唇,孟君见状赶紧撒开手朝一边可劲儿的吐了口吐沫,大骂:“呸,死鬼,想破我童子之身,想的美!”转身走进自己房里。秦鹏胳膊搭在门框上笑着说:“嘿,亲爱的,今天有聂老头儿的课,去不去啊?”孟君拿着一本李煜文集出来:“废话,老情人的课能不上嘛。”二人揽着肩打打闹闹的往教学楼去了。今天孟君在课上一点也没听进去,反复的想着昨天真的是做梦还是...很快,孟君否定了昨晚在公园和一只猫的艳遇,原因有两个,第一:他对昨晚去公园的记忆很模糊,而且想不起当时为什么去公园;第二,也是最关键的,昨晚发生的事太不着调了...教室门哐当一声响,老聂教员走了,一节课,一顿午饭,剩下的两天半都是自习了。秦鹏收拾了下课本,对孟君说:“周末怎么过,今天网吧通宵去不?”孟君把课本往秦鹏的书上一摞,起身道:“我是15年感动中国励志青年,跟你似的有这么多消极的青春去浪费。”秦鹏立正庄重地说:“然,承蒙教诲,师长箴言绕耳未去,实不该有此歪思邪念,那咱明晚去?”孟君含笑点头道:“嗯...孺子可教!”孟君随便在学校食堂里摄取了些营养,就开始在大学城里例行闲逛。走在校外的人行道上,今天的景色失去了最后一丝朝气,行道树上的叶子全变成了黄色和红色,不过气氛热闹了不少。孟君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碰巧,孟君来到一个非常眼熟的地方:昨晚梦中的公园。孟君驻足在公园门口,望着里面曲折的小道出了会神,然后深吸叹了一口气,往里面走去。公园内的场景除了色调被更换了,其他和昨天梦中的基本一致,不过这并不奇怪,毕竟这公园的主人来的次数大概都不如孟君来的频。孟君找到了昨晚那片草地,坐在那也能看到天空,而且还能看见熟透了的红叶悠哉悠哉的从天上落下。孟君干脆躺在泛黄的草地上,欣赏着落叶由小变大的优雅舞姿。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耳边,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胸前,一片叶子搭在他的脸上,一片叶子....“啊!死人!”一棵大树下面,漆黑的树影之中,两双惊恐的眼睛颤抖着望向前方一堆落叶。月上树梢,照在那堆落叶之上。忽然间,一只手从落叶里伸出来。那对男女见状扭头大叫:“鬼啊!”只见一个黑影从落叶里坐起来,粗暴的抓自己的头皮。黑影仰面对月,原来是孟君,下午在公园里数落叶睡着了...孟君揉了揉惺忪的眼呜呜咽咽的抱怨:“什么嘛,连觉都不让人睡了...”孟君睁开眼,见腿已被落叶埋住,再抬头望天:“呵,好大的月亮!”他把腿从落叶里挪出来,一手拍裤子上的灰尘一手从裤袋里拿出手机,一怔,头像拨浪鼓似的环顾四周,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小道旁几盏路灯隐隐发着微弱的白光,都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孟君慌忙起身,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笑了笑,向后仰倒在落叶上,望着天空中那高不可攀的月亮。看了很久,孟君渐渐又闭上了双眼,大概是月亮太过耀眼,孟君的眼角下隐隐闪着泪迹的光泽。“为什么月亮的颜色忽然变暗了?又被云遮住了吗?”孟君慢慢睁开眼:熟悉的侧脸,一样味道的发香,一样耀眼的蓝色长裙...孟君静静地看着,微笑着,淡淡说:“老天真待我不薄,梦也可以有续集。”那身影正是薛玲玲。薛玲玲蹲下身,点了点孟君的大鼻子,笑着说:“不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你都想了我一天了,梦到我不很正常吗?”孟君傻傻的看着薛玲玲,笑着说:“也是...”薛玲玲闭上眼把手放在孟君额头上,不一会,突然瞪大双眼揪起孟君的耳朵骂道:“你个蠢蛋,我以为你跟我耍浪漫,没想到你还真以为这是梦!”孟君吃痛哎呦呦的站起来,忽然惊慌的看着薛玲玲说:“是真的?我不是在做梦?”薛玲玲拉长着脸冷冷道:“不是。”孟君把手伸向薛玲玲的脸,拧了一把。薛玲玲痛的哎呦一声叫了出来,骂道:“你干嘛啊!”孟君疑问:“真的疼吗?”薛玲玲揉揉脸,抱怨道:“废话,能不疼吗!”孟君严肃的脸顿时咧开嘴笑了,上前一把抱住薛玲玲甩起来大叫:“这不是在做梦!玲玲又回来啦!”月光下,草地苍白的狠,可两人的影子浮动在上面,却像是一朵黑色的水花,水波一圈又一圈,好久都没散去...月光下,两人躺在草地上,望着蒙蒙夜空。薛玲玲转过头对孟君说:“你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孟君用胳膊拖着脸看着薛玲玲说:“哎,你这猫的好奇心还真不小,我还没急着问你的身世呢你反而想问我个问题。”薛玲玲冲着天空,笑着说:“要你管,你敢不敢说呢?”孟君躺下身,双手后展拖着后脑勺,也望着天说:“问吧,我孟君没有啥不敢说的。”薛玲玲笑了笑说:“是吗,那我不客气了。你为什么每隔几天就来这公园,有时候还一呆就是半天。不会真的是想来寻小倩的吧?”孟君转过头冲她笑笑说:“是啊,这不把你给寻到了。”薛玲玲起身使劲儿摇着孟君的胳膊:“你快说,快说啊。”孟君直起身,和薛玲玲面对面坐着,说:“好,我告诉你,我经常来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这公园的位置比较偏僻,少有人来,比较适合我参禅悟道。这第二点嘛...”只见薛玲玲瞪大着眼仔细地听,孟君的下半句却迟迟不说。“第二点是什么,快说啊。”薛玲玲催促说。孟君微微低下头坏笑,用手摸了摸鼻子说:“你不是碰到我就能知道我想什么吗,你自己来看吧。”说完,孟君双手伸向前捧起薛玲玲的脸蛋儿吻了上去。孟君的眼睛闭上了,可薛玲玲的眨巴着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孟君慢慢睁开眼,见薛玲玲眨巴着大眼睛,不由得一怔,孟君把手放下叹了口气说:“您就不能矜持点把眼睛闭上,亏你还变成了我喜欢的淑女...”只见薛玲玲微微低着头仰视着孟君的脸轻声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昂....”“天呐,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孟君听言惊愕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自己额头上,狠狠的说:“你问吧,问死我得了...”薛玲玲抬起头笑嘻嘻的说:“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公园,却从不带她来?”孟君慢慢把手放下,说:“怎么,我刚才想到她了吗?”薛玲玲见孟君脸上神情有变忙说:“不是,我是问你这么喜欢这个公园,为什么从不带朋友来这玩,你不是喜欢人多...不对,不对,你不喜欢人多,你喜欢...你喜欢...”薛玲玲怎么改怎么不对,急的满头是汗,到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孟君着实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安慰:“怎么了,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我又没说你什么。”薛玲玲抽噎道:“我...我刚才不小心多看了些你的心思...我说错话了,我担心提起了你伤心事,怕你难过,可我又不知道怎么把话收回来,嗯...我不想你和从前那样在别人面前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什么事都憋在自己心里...”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孟君听见不由得笑了起来,用手抚着薛玲玲的脑袋说:“这有什么,都过去的事了,说说又怎么了,我还没来得及难受你反倒在这哭起来了。我当什么大事呢。”薛玲玲听言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孟君,抽噎道:“你真的不难过?”孟君笑着,把薛玲玲揽在怀中,拍着她的肩,轻声说:“那有什么好难过的,过去的事了。”薛玲玲抬起头看着孟君说:“可你明明就想着....”孟君没等她说完就抢道:“其实吧,脑子里想的未必就是心中所想,人有时候就是会莫名奇妙的乱想,不然又怎么会有那么多自欺欺人的人。”薛玲玲用手背抹了抹眼泪低声说:“又给人上课,也不管别人乐不乐意听。”孟君看着嘟着嘴的薛玲玲,会心一笑,又缓缓抬起头望着深蓝色的天空。“你知道吗,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在夜里仰着头看天。”孟君说:“那个时候夜空都是深蓝色的,星星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过来。现在不行了,星星跟月亮似的,就那么几颗。”薛玲玲摇摇头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孟君笑着问:“那应该怎么说?”薛玲玲,偷偷窃喜,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然后抬起头一本正经的道:“你应该说儿时夜空的美丽只因布满繁星,而今晚的天空虽没有了繁星,却也因有我这样的知己存在变得更闪亮动人了。”倘若别人说这话,孟君肯定很不屑,可从薛玲玲口中说出,却是那么的自然、舒服。孟君说:“你说的对,确实是这样。”薛玲玲一手把孟君的下巴上托,让他望着天空,一手伸在自己嘴下。“呼”一声清脆的风声,只见一股白气快速的飘向夜空远处。孟君转过头问:“那是什么?”薛玲玲头也不回,用手把孟君的脸转正,望着天说:“别说话,看着天。”不一会,黑色的夜空中破开一个深蓝色的洞,似乎一阵风把云霾吹散了。只见这个洞慢慢向外扩散,露出了一片又一片的星星。最后翻滚着的白气竟像相框一样徘徊在夜空中,而那一块天和周围比起来,就像用清水洗过一般,夜空湛蓝,繁星闪烁。孟君不禁看呆了,张着大嘴:“哇...”。

点评: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说什么呢,不会还念着小叶吧?”秦鹏问。孟君双眼瞪大,一跃而起,扣住秦鹏的手腕把他按在墙上,贴着他的脸阴险的说:“你刚才说的啥?”秦鹏眷眉一蹙,低头羞涩的说:“没,没说什么。君儿,别这样,大白天的不好,什么事不能等天黑了再...”孟君用脸蹭着秦鹏的头发,长眉上挑,猥琐的笑着,说:“白天怎么了,又没有别人。”秦鹏面带羞涩低声说:“也是,那好,我闭上眼,你快点昂。”说完,就仰起头紧闭双眼,冲孟君撅着那张大厚嘴唇,孟君见状赶紧撒开手朝一边可劲儿的吐了口吐沫,大骂:“呸,死鬼,想破我童子之身,想的美!”转身走进自己房里。秦鹏胳膊搭在门框上笑着说:“嘿,亲爱的,今天有聂老头儿的课,去不去啊?”孟君拿着一本李煜文集出来:“废话,老情人的课能不上嘛。”二人揽着肩打打闹闹的往教学楼去了。今天孟君在课上一点也没听进去,反复的想着昨天真的是做梦还是...很快,孟君否定了昨晚在公园和一只猫的艳遇,原因有两个,第一:他对昨晚去公园的记忆很模糊,而且想不起当时为什么去公园;第二,也是最关键的,昨晚发生的事太不着调了...教室门哐当一声响,老聂教员走了,一节课,一顿午饭,剩下的两天半都是自习了。秦鹏收拾了下课本,对孟君说:“周末怎么过,今天网吧通宵去不?”孟君把课本往秦鹏的书上一摞,起身道:“我是15年感动中国励志青年,跟你似的有这么多消极的青春去浪费。”秦鹏立正庄重地说:“然,承蒙教诲,师长箴言绕耳未去,实不该有此歪思邪念,那咱明晚去?”孟君含笑点头道:“嗯...孺子可教!”孟君随便在学校食堂里摄取了些营养,就开始在大学城里例行闲逛。走在校外的人行道上,今天的景色失去了最后一丝朝气,行道树上的叶子全变成了黄色和红色,不过气氛热闹了不少。孟君一边欣赏着美景,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是巧合还是碰巧,孟君来到一个非常眼熟的地方:昨晚梦中的公园。孟君驻足在公园门口,望着里面曲折的小道出了会神,然后深吸叹了一口气,往里面走去。公园内的场景除了色调被更换了,其他和昨天梦中的基本一致,不过这并不奇怪,毕竟这公园的主人来的次数大概都不如孟君来的频。孟君找到了昨晚那片草地,坐在那也能看到天空,而且还能看见熟透了的红叶悠哉悠哉的从天上落下。孟君干脆躺在泛黄的草地上,欣赏着落叶由小变大的优雅舞姿。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耳边,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胸前,一片叶子搭在他的脸上,一片叶子....“啊!死人!”一棵大树下面,漆黑的树影之中,两双惊恐的眼睛颤抖着望向前方一堆落叶。月上树梢,照在那堆落叶之上。忽然间,一只手从落叶里伸出来。那对男女见状扭头大叫:“鬼啊!”只见一个黑影从落叶里坐起来,粗暴的抓自己的头皮。黑影仰面对月,原来是孟君,下午在公园里数落叶睡着了...孟君揉了揉惺忪的眼呜呜咽咽的抱怨:“什么嘛,连觉都不让人睡了...”孟君睁开眼,见腿已被落叶埋住,再抬头望天:“呵,好大的月亮!”他把腿从落叶里挪出来,一手拍裤子上的灰尘一手从裤袋里拿出手机,一怔,头像拨浪鼓似的环顾四周,黑漆漆一片,只有远处小道旁几盏路灯隐隐发着微弱的白光,都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孟君慌忙起身,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正准备要走,忽然想到了什么,竟笑了笑,向后仰倒在落叶上,望着天空中那高不可攀的月亮。看了很久,孟君渐渐又闭上了双眼,大概是月亮太过耀眼,孟君的眼角下隐隐闪着泪迹的光泽。“为什么月亮的颜色忽然变暗了?又被云遮住了吗?”孟君慢慢睁开眼:熟悉的侧脸,一样味道的发香,一样耀眼的蓝色长裙...孟君静静地看着,微笑着,淡淡说:“老天真待我不薄,梦也可以有续集。”那身影正是薛玲玲。薛玲玲蹲下身,点了点孟君的大鼻子,笑着说:“不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你都想了我一天了,梦到我不很正常吗?”孟君傻傻的看着薛玲玲,笑着说:“也是...”薛玲玲闭上眼把手放在孟君额头上,不一会,突然瞪大双眼揪起孟君的耳朵骂道:“你个蠢蛋,我以为你跟我耍浪漫,没想到你还真以为这是梦!”孟君吃痛哎呦呦的站起来,忽然惊慌的看着薛玲玲说:“是真的?我不是在做梦?”薛玲玲拉长着脸冷冷道:“不是。”孟君把手伸向薛玲玲的脸,拧了一把。薛玲玲痛的哎呦一声叫了出来,骂道:“你干嘛啊!”孟君疑问:“真的疼吗?”薛玲玲揉揉脸,抱怨道:“废话,能不疼吗!”孟君严肃的脸顿时咧开嘴笑了,上前一把抱住薛玲玲甩起来大叫:“这不是在做梦!玲玲又回来啦!”月光下,草地苍白的狠,可两人的影子浮动在上面,却像是一朵黑色的水花,水波一圈又一圈,好久都没散去...月光下,两人躺在草地上,望着蒙蒙夜空。薛玲玲转过头对孟君说:“你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个问题?。”孟君用胳膊拖着脸看着薛玲玲说:“哎,你这猫的好奇心还真不小,我还没急着问你的身世呢你反而想问我个问题。”薛玲玲冲着天空,笑着说:“要你管,你敢不敢说呢?”孟君躺下身,双手后展拖着后脑勺,也望着天说:“问吧,我孟君没有啥不敢说的。”薛玲玲笑了笑说:“是吗,那我不客气了。你为什么每隔几天就来这公园,有时候还一呆就是半天。不会真的是想来寻小倩的吧?”孟君转过头冲她笑笑说:“是啊,这不把你给寻到了。”薛玲玲起身使劲儿摇着孟君的胳膊:“你快说,快说啊。”孟君直起身,和薛玲玲面对面坐着,说:“好,我告诉你,我经常来这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这公园的位置比较偏僻,少有人来,比较适合我参禅悟道。这第二点嘛...”只见薛玲玲瞪大着眼仔细地听,孟君的下半句却迟迟不说。“第二点是什么,快说啊。”薛玲玲催促说。孟君微微低下头坏笑,用手摸了摸鼻子说:“你不是碰到我就能知道我想什么吗,你自己来看吧。”说完,孟君双手伸向前捧起薛玲玲的脸蛋儿吻了上去。孟君的眼睛闭上了,可薛玲玲的眨巴着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孟君慢慢睁开眼,见薛玲玲眨巴着大眼睛,不由得一怔,孟君把手放下叹了口气说:“您就不能矜持点把眼睛闭上,亏你还变成了我喜欢的淑女...”只见薛玲玲微微低着头仰视着孟君的脸轻声说:“我再问你一个问题昂....”“天呐,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孟君听言惊愕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在自己额头上,狠狠的说:“你问吧,问死我得了...”薛玲玲抬起头笑嘻嘻的说:“为什么你这么喜欢公园,却从不带她来?”孟君慢慢把手放下,说:“怎么,我刚才想到她了吗?”薛玲玲见孟君脸上神情有变忙说:“不是,我是问你这么喜欢这个公园,为什么从不带朋友来这玩,你不是喜欢人多...不对,不对,你不喜欢人多,你喜欢...你喜欢...”薛玲玲怎么改怎么不对,急的满头是汗,到最后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孟君着实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安慰:“怎么了,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我又没说你什么。”薛玲玲抽噎道:“我...我刚才不小心多看了些你的心思...我说错话了,我担心提起了你伤心事,怕你难过,可我又不知道怎么把话收回来,嗯...我不想你和从前那样在别人面前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什么事都憋在自己心里...”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孟君听见不由得笑了起来,用手抚着薛玲玲的脑袋说:“这有什么,都过去的事了,说说又怎么了,我还没来得及难受你反倒在这哭起来了。我当什么大事呢。”薛玲玲听言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孟君,抽噎道:“你真的不难过?”孟君笑着,把薛玲玲揽在怀中,拍着她的肩,轻声说:“那有什么好难过的,过去的事了。”薛玲玲抬起头看着孟君说:“可你明明就想着....”孟君没等她说完就抢道:“其实吧,脑子里想的未必就是心中所想,人有时候就是会莫名奇妙的乱想,不然又怎么会有那么多自欺欺人的人。”薛玲玲用手背抹了抹眼泪低声说:“又给人上课,也不管别人乐不乐意听。”孟君看着嘟着嘴的薛玲玲,会心一笑,又缓缓抬起头望着深蓝色的天空。“你知道吗,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在夜里仰着头看天。”孟君说:“那个时候夜空都是深蓝色的,星星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密密麻麻的,数都数不过来。现在不行了,星星跟月亮似的,就那么几颗。”薛玲玲摇摇头说:“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孟君笑着问:“那应该怎么说?”薛玲玲,偷偷窃喜,露出两个甜甜的梨涡,然后抬起头一本正经的道:“你应该说儿时夜空的美丽只因布满繁星,而今晚的天空虽没有了繁星,却也因有我这样的知己存在变得更闪亮动人了。”倘若别人说这话,孟君肯定很不屑,可从薛玲玲口中说出,却是那么的自然、舒服。孟君说:“你说的对,确实是这样。”薛玲玲一手把孟君的下巴上托,让他望着天空,一手伸在自己嘴下。“呼”一声清脆的风声,只见一股白气快速的飘向夜空远处。孟君转过头问:“那是什么?”薛玲玲头也不回,用手把孟君的脸转正,望着天说:“别说话,看着天。”不一会,黑色的夜空中破开一个深蓝色的洞,似乎一阵风把云霾吹散了。只见这个洞慢慢向外扩散,露出了一片又一片的星星。最后翻滚着的白气竟像相框一样徘徊在夜空中,而那一块天和周围比起来,就像用清水洗过一般,夜空湛蓝,繁星闪烁。孟君不禁看呆了,张着大嘴:“哇...”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海阅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