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

我的大学倒斗生涯小说

我的大学倒斗生涯

我的大学倒斗生涯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无限诗情

作者:白墨墨者

时间:2020-09-21 15:59:44

在地底下讨生活……不比地上,那都是见严禁人的勾当。这祖师爷传下去的手艺也不是人人都能学的。古墓里面有太多东西是常人无法想像的,特别是那人迹罕至的墓。墓主人为了防止出现自己的墓被盗窃更是机关算尽。墓道、棺椁、古尸、明器!八字不硬勿靠近了!“段叔,我来看你了来,那边可好?”一名黑衣男子独自在陵园中向一块墓碑诉说着。墓碑旁陈列着刚摆上的鲜花,男子点燃了三根香烟对着墓碑拜了三拜,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将香烟插入墓碑前的香炉中,“段叔,这时你生前最喜欢抽的玉溪...”。

点评: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你们大爷,小声点,别让宿管听见了,赶紧上来,把家伙递给我先。”

  山腰上遍地都是杂草,脚下也都是凹凸不平的山石,走起路来非常费劲。我停下步子回过头来道:“昊英雄,你走前面开路吧。”昊子骂了一声道:“我又不认路,怎么带?”“就这条破路往前走就行,杂草太多,你身体这么壮还拿着个铁锹,你不打头谁打头?”眼镜让开了路笑呵呵的道:“上吧,内蒙汉子。”昊子切了一声扛着铁锹走到了我前面道:“得了,打头就打头,就咱这身板往前面这么一站,粽子都得退后三分。别忘了给咱记一功。”“行行行,走您的吧。”

  “我..我他娘就是个懦夫!!”无助的哭喊着,如疯了般。无意中,脖颈间滑出一件饰品来,是一枚被血浸透摸金符。他低头看着这枚摸金符,忽然又笑了起来,猛的把摸金符拽了下来,“倒斗...倒斗,倒斗!倒你大爷的斗!!”然后一把将这枚摸金符扔了出去。接着,他继续看着墓碑发着愣,渐渐的变得平静起来。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段叔,我来看你了来,那边可好?”一名黑衣男子独自在陵园中向一块墓碑诉说着。墓碑旁陈列着刚摆上的鲜花,男子点燃了三根香烟对着墓碑拜了三拜,然后伸出颤抖的双手将香烟插入墓碑前的香炉中,“段叔,这时你生前最喜欢抽的玉溪...”

  “昊子你丢人不?不就是磷火吗?刚才哪个孙子说往前面一站粽子都得退后三分来着?”我故作淡定,昊子孙子一般的躲在最后面道:“我会怕那玩意么?我就是累了...”尼玛脸都绿了,还说不害怕?真搞不懂,这孙子平时跟人打架都是一个人干三个啊,属于亡命徒的那种...妈的竟然对这些东西这么害怕,我切了一声扛起铁锹:“眼镜,照着点,继续赶路。”

  “往哪走?”昊子问道,我看了看四周:“这黑灯瞎火的,谁知道啊,眼镜开手电。”眼镜在包里翻了半天拿出个破手电筒来“咔”的一声打开了,这手电虽然破旧但光照能力还是很强的。借着灯光我们环顾了下四周,我指着山腰上的小路道:“这边,咱们白天踩盘子的时候就是在那条山路往西走的。”“山上到哪都一样,这你都记得住?”昊子怀疑的看着我。我背上工具包便往山腰上走:“看那边个废电线杆子没有,我记了参照物!学着点,别光知道用蛮力。回去多读几年书再来吧。”眼镜也跟着我一唱一和的数落昊子,昊子无语,只好跟在后面走着。

  墓碑上刻着“段老三之墓”,男子看着这几个字嘴唇开始微微颤抖,泪水早已在眼眶中打转。蓦地,泪水突然从眼眶中流出,同时,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墓碑面前,“我...我他娘的想死你老了!!”抽泣着,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他自己和面前的这座坟墓。半晌,他坐了起来,苦笑着,点起一支烟来,“小墨陪你抽会烟,”他说着,“倒了一辈斗,最后还是在斗中丢了性命。”不知为何,他刚抽了两口突然像发作了一样,泪水再一次涌出,全身颤抖着。因为太用力,夹在手中的烟也被折断了。

  昊子听得不耐烦,打断了眼镜的教学:“什么玩意?还左青龙右白虎的,得了,你也别教导我了,赶紧赶路吧。”眼镜自讨没趣:“搞了半天你压根就没听...”没走两步,只见昊子突然停了下来,僵硬的走到我旁边说道:“那什么,我有点累,你带回路吧。”我疑惑的看着昊子,这小子搞什么飞机?怎么脸都绿了?无奈接过铁锹准备领路,走到前面刚一抬头便看到一处坟墓,坟墓周围隐隐现现的飘着若干青色火光。鬼火?这东西还是第一次看到,不禁打了个冷颤。

  “跳下去的时候轻点声,拿着,我先跳,等下递给我。”我小声的说着,纵身一跃跳下了三米高的围墙。围墙后面是泥土地,落地的时候扬起一片尘土,虽然捂着嘴还是被呛住了:“咳咳,你们跳下来的时候别张嘴啊,都是土,家伙先扔给我。”眼镜蹲在围墙上看着下面道:“这也太高了,我还是爬下去吧。”说这便要放下腿来往下爬,昊子骂了一声:“你咋这么矫情?下去吧你。”然后一脚将眼镜踹了下来,“你大...”眼镜话还没说完就飞下来直接砸到了我身上,昊子跳了下来道:“咋样,这多省事。”眼镜呵呵笑着,我摸着被砸痛的胸脯泪流满面。

  不知道为什么这山上连个鸟都没有,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只能听见昊子拿铁锹砍草的声音,这地方太安静了,以至于斩草声大的有点吓人。眼镜打着手电闲得无聊:“我说董司令,咱们白天发现的那个斗下面有没有好东西?”我一边视察着周围一边说道:“应该吧,好歹那个陵墓也是个大户人家的,搞不好是丽江木府后代哪个嫡系亲戚的。”昊子挥舞着着手中的铲子问道:“你们老说木府,那个木府是啥玩意?”眼镜听罢大步迈了几步走到昊子旁边惊道:“我靠,你连木府都不知道?你在丽江白蹲了。”说着他扶了扶眼镜开始他的教导:“木府,是丽江历史的见证,丽江古城文化的象征。在以前,木府是丽江的中央集权,也就是最有权力的地方。木府整个建筑群坐西朝东,左有青龙(玉龙雪山),右有白虎(虎山),背靠玄武(狮子山),东南方向有龟山,蛇山对峙而把守关隘,木府怀抱于古城,既有枕狮山而升阳刚之气,又有环玉水而具太极之脉...”

  “我擦,眼镜你咋这么水,这都爬不上去?”

  坐了半晌,他焦急站起来,开始寻找刚才被他扔掉的摸金符。已经记不清他有多少次这样做了,扔掉,再找回来...也许这枚摸金符对他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他急促的在草丛中寻找着,就像在找自己的心脏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躺在草丛中的摸金符透出一丝鲜红的光芒,男子慌忙爬了过去推开杂草。看见这枚摸金符,他仿佛放下了心中的焦虑。然而他并没有伸出手去拾取它,而是坐在这枚鲜红的摸金符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它,眼前再一次的显现出曾经那段让人怀念的故事...

  引子

  夜晚,三个从宿舍偷跑出来的热血少年正在翻着一堵很高的围墙,围墙的后面是满地坟墓的学校后山。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海阅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