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9章 我的女人,你没有权利指责小说

第29章 我的女人,你没有权利指责小说

发表时间:2021-01-14 15:56:59 作者:陳芮涵

他低哑的嗓音是这淡漠世界之中,最温暖的的糖衣。是战栗不只的叶安橙最后的寄托。“那场趴体,他偏偏明白是那样的混乱不堪,却但是让我去,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而已想靠我自也是颤栗不止的叶安橙最后的寄托。。

>>>《总裁独爱闪婚妻》章节目录<<<


《第29章 我的女人,你没有权利指责》精选

他低柔的嗓音是这冷漠世界之中,最为温暖的糖衣。

也是颤栗不止的叶安橙最后的寄托。

“那场派对,他明明知道是那样的混乱,却还是让我去,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只是想靠我自己的努力,我有什么错!”

难道单单因为没有直截了当的索要,便成为了任人宰割的理由。

这样的肆意伤害 ,她绝不接受,也绝不妥协,绝不。

见他在怀中哭的泣不成声,边黎白人生第一次无措,只能轻抚她的背脊。

“不管是谁,把眼泪收回去。”

叶安橙伸出手臂紧紧的环住了边黎白的腰间。

“我为了那二十万精心打扮,只想参加完派对回到父亲身边,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停留在她背脊上的手一僵,边黎白微扬了扬下颚,处于深思之中。

此时的叶氏竟然连二十万都挪用不出,唐国的手段也是够高明的。

边黎白俊逸的脸颊附上阴霾,冷厉的嗓音少了原有的温度。

“别哭了。”

被这一声类似呵责吓得打了一个冷颤,叶安橙由抽泣转为默默流泪,尽量不让边黎白对此反感。

意识到她轻微的变化,他神色闪现一丝愧疚。

那一声“别哭了”无任何指责之意,若有,那便是责怪自己的不知所措。

叶安橙松开了自己环抱边黎白的手臂,从他温热的怀抱之中逐渐抽离。

她吸了吸鼻子,眼带歉意。

“哭湿了你的衣服,对不起——”

边黎白视线不着痕迹的望向叶安橙,双眼通红的模样换做谁都心疼不已。

下一秒。

他举止亲昵的将她搂入怀中,削薄的唇带有安抚意味吻上了她的唇瓣,趁她失神之际探入她的口腔,与她巧舌相吸着。

叶安橙沉沉的闭上了双眸,尽情享受这一吻,却不做任何回应。

直到感应到她胸口跌宕起伏,边黎白才结束了这久而缠绵的吻。

他的指尖轻抚了抚叶安橙被吻的有些发肿的唇瓣,幽幽的眯了眯眸。

“有点咸。”

像是被边黎白一言逗笑一般,叶安橙紧拧的眉梢瞬时舒展开来。

“眼泪进了嘴里当然是咸的了!”

将她表露不明显的笑颜收入眼底,边黎白笑道:“别哭了,我不喜欢吻不甜腻的你。”

叶安橙粗鲁的擦去了脸上的泪痕,一瞬不瞬的望着边黎白,眉眼之中掺杂几分赌气意味。

“谁要被你吻!”

边黎白不断抚摸她的秀发, 像是担忧她的情绪还会因此不安稳一般。

“叶小姐,有些亏吃了一次,第二次就不会了,这没什么值得伤心的,浪费感情。”

听着他的话,叶安橙陷入沉默。

她难过的只是兰迪为什么用她的善良伤害她,她从未想泄露什么秘密,也没那个兴趣,只是想让兰迪帮个忙,因为她比谁都需要那在高档人群眼中不值一提的二十万。

“黎,这就是游戏世界的生存法则吧?可我一直不懂,不了解,以至于如今不得不被人压制在脚下,这一切我都欣然接受,但是,为什么要践踏我倚靠自己的心么?我没有赖以生存,也没想指望攀上什么公子哥,只想凭借我的双手,为什么也这么难呢?”

也许人活着就很难,在这十几亿的人群中游走,望着那一张张虚伪的人皮,还要假仁假义。

边黎白不着痕迹的敛了敛眸,将她挡住脸庞的秀发顺入耳后,将她此时的神色看个仔细。

“想法这么单纯,怎么活这么大的,嗯?”

叶安橙卷翘的密睫微颤,她若有所思道:“黎,黎明的黎,你的名字很好听。”让人叫起来就觉得温暖安心。

边黎白不禁失笑“你是后知后觉么?我们现在商讨的可不是我名字的事。”

叶安橙闻言一怔,略显无辜的眨了眨眼。

“我想起了,就说了出来。”

“嗯。”

“爱你呦……爱你呦……爱你呦。”

连续几声短信提醒,叶安橙神色好一阵尴尬。

真是应景的短信铃声。

边黎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

“你的手机都在有所配合。”

“那是它的事,我先看短信。”

连续三条的短信消息,叶安橙眉梢拧的更为紧。

林姨。

“小姐,护士刚刚来通知交费用,一问多少钱,老爷一听说什么都不住了。”

“小姐你快回来吧,医院已经乱成一锅粥。”

“小姐,我先劝阻老爷了。”

将三条短信从头看到尾,叶安橙小脸布满焦虑,险些气愤到将手机砸了。

今日是怎么了?

叶安橙的不幸运日?

比起先前的短信,除了脸色十分难看,她并未失控。

她怔怔的收回视线,别过了头,僵硬的掩饰自己的异常。

“我有急事,先离开了,拜拜——”

她垂眸,转身离开。

刚走没两步便被边黎白攥住手腕,揽入怀中。

“上次也是,没有解释的离开,我所见到的画面是你在会你的前男友,今天,是怎样的急事?”

口吻中隐匿的几分猜忌,倏地,叶安橙眸光一滞,是她与唐西泽那次。

叶安橙低下了头,莫名的心虚,像极了她背叛边黎白一般。

“那次,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到的,无论是那次还是这次都是容不得耽搁的事。”

听着她不自然的解释,边黎白眸中的暗沉光芒完全不加掩饰的流泻。

“跑着去?我送你。”

叶安橙不可抑制的背脊一僵,她挣脱怀抱,转身之际,眼泛泪光。

“真的么?”

边黎白点点头,薄唇微勾“吻我。”

叶安橙未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目光呆滞的望着他,不确信的问道:“吻你?”

如此冰冷的调戏,她反应不过来也是正常之事。

边黎白模棱两可的笑了笑,耀人瞳孔微闪了闪。

“玩笑话,走吧。”

话音落,他修长手臂一扬,卸下了所有“枷锁”。

见她呆愣在原地,边黎白笑容不改,拉过她的手起步离开,如此仓促,以至于叶安橙连手中手机都无心管顾,跟随他便离开别墅。

医院。

“老爷,你别闹了,你这样叫小姐怎么放心。”

“老林,我一把老骨头,就算治疗也迟早是要去陪她妈妈的,但是不能苦了孩子,这孩子一定是担心医药费才会去片场,都怪我!”

一侧的护士一直安抚着叶峥嵘不平稳的情绪,深怕他会在医院闹出什么事端。

停留在门口的二人刚好目睹这一混乱的画面。

叶安橙苦笑了两声,微侧过头,凝着边黎白,淡声发问“是不是很后悔来到医院?”

带他见到这一场景,实在是失策之举。

边黎白眼底的墨色越发浓重,他摸了摸她的头。

“被骗参加派对,二十万,就是因为你父亲?”

这一刻,叶安橙难以绷住冷静的姿态,慌乱的再明显不过。

“很可笑吧,叶氏已经是山穷水尽了,就连二十万的费用都支付不起。”

下一秒,他的目光看向了病房内,叶峥嵘老泪纵横的感伤模样。

上一次见面,还是三年前。

那一年,叶峥嵘只手遮天。

他称得上是金融界的老大哥,受人敬仰的原因,并非是公司多么威望,而是 叶峥嵘的人品十分值得效仿。

一直赚心不赚利益的传言早已成为金融界的传说。

提及这个人,谁都会言论一番,获得的印象也几乎是零差评。

如今见到叶峥嵘这般狼狈,边黎白心生惋惜,如若当初他贪婪一些,此时的叶氏会非比辉煌,至于唐氏恐怕早已不复存在。

得知叶安橙是叶峥嵘之时,他很是诧异,叶峥嵘如此沉稳、处事妥当的男人竟然会有如此蛮横不讲理的女儿,现在看来,叶安橙骨子里的单纯劲倒是像极了叶峥嵘。

缓缓收回了视线,边黎白将叶安橙揽入怀中,修长的大手揉了揉她的秀发。

“进去吧,我回去了。”

这尤为亲昵的一幕,恰巧被刚出电梯的赵柔儿与唐西泽见到。

并未看清叶安橙身侧男人是谁之时,赵柔儿迈着大步上前,冷笑了两声“哎呦,你爸都快死了,还有心情在门口卿卿我我,真不害臊。”

赵柔儿一番话已不单单是挑衅问题,而是人身攻击。

寂静无声的医院因赵柔儿这一声,众人纷纷将视线投递在赵柔儿所在之处。

叶安橙不紧不慢转过身,见到不远处满眼得意神采的赵柔儿时,她主动迎合赵柔儿的步子。

二人距离近在咫尺。

匆匆赶来的唐西泽将赵柔儿拉扯到一侧。

“柔儿,你干嘛!”

始终背对几人的边黎白静听着喧闹,神色淡雅至极。

声声柔儿,真的是感情甜腻。

叶安橙精巧的脸庞惊现一丝笑意。

“赵柔儿,你刚刚说什么?”

赵柔儿双手环胸,简单打量一番毫无精气神可言的叶安橙,更为得意。

“我说,你爸都要死了,你还在这卿卿我我,不害臊?”

死!

这个生冷的字眼就好似是叶安橙的禁地。

怎样对她都无所谓,可以当做赵柔儿是疯狗,然后无视。

但是见她这么期盼自己父亲死,不教训教训她还真的是对不起自己的脾气。

叶安橙秀眉微微一拧,紧攥的拳头对准赵柔儿浓妆艳抹的脸就是一挥。

“赵柔儿,我告诉你,我不是别的女人,抡巴掌这样的小游戏,你还是收敛些,我只有拳头,会打死你的拳头。”

在死字,叶安橙刻意加了重音。

不是诅咒叶峥嵘死么,她倒要看看今天到底是谁死谁活。

赵柔儿被这一拳打的有些发蒙,可见叶安橙用了多大力气。

不等赵柔儿有任何还击,叶安橙那颗难以善罢甘休的心在怂恿她,她直接推到赵柔儿,完全不顾什么形象,骑到了赵柔儿的身上便是乱打一通。

“橙儿,动不动挥动拳头就能解决问题了么?”

“我的女人,你没有权利指责半分。”

总裁独爱闪婚妻

总裁独爱闪婚妻

  • 状态:连载中
  • 类型:耽美小说
  • 作者:陳芮涵

华灯初上,纸醉金迷。据说,五年男友与社交名媛暧昧不明不清。她化身孕妇,混进会场,却谁知红酒反泼一脸。男友却对她人嘘寒问暖。形势所迫,她后转身资金投入另一很陌生男人怀抱,另类邀约“告诉你们,再不让我进去,小心一尸两命!”。

最新小说

更多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海阅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