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海阅网!

首页 > 目录 > 《大学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行险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行险

衣山尽 2021-04-08
本网提供更多了衣山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学士》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行险在线阅读。嘉靖越说越气:“别以为朕一心修炼,就不管你们了。”。...

大学士

推荐指数:10分

《大学士》在线阅读

第四百七十九章行险

“冤枉,你还喊起冤枉了,狗奴才,胆子大到包天了。”嘉靖气得眼睛都红了,“好好好,反正朕的那道秘旨意已经有不少人知道了,今日不妨同你明言。朕在那份圣旨上写着,外放孙淡去四川做巡抚。而你黄锦,则去南京做江南织造的做堂太监。你们不是喜欢争斗吗,如今将你们够赶了出去,看你们还怎么斗,朕也落了个清净。”

嘉靖越说越气:“别以为朕一心修炼,就不管你们了。”

黄锦听道皇帝连自己都被发配了,心中一急,不禁负气着顶了回去:“万岁爷的心自然如明净一般,雷霆雨露莫非天恩,陛下无论如何安排,臣也只能生受了。”

见黄锦绣不服气,嘉靖越发地恼火了:“狗都不吃的杀才,朕念着你往日的情分,本打算让你去南京那里享几年福。却不想,你如此不惜福。污了朕的银子,不但不知悔改,还同朕使起小性子。朕今日就剥了你的情分,南京你也不用去了,哪里来,回哪里去,明天你就去湖北替先帝守陵吧。”

嘉靖也是气头,二话不说就要打发黄锦回安陆去。

作为一个看着嘉靖长大的大伴,没有人比黄锦更清楚皇帝的禀性了。这就是一个爱钱的主子,有钱什么都好说,若是动了他的小金库,直比要了他的命还严重。

好在这一切都在平秋里的预料中,他已经同黄锦商议好对策。

看皇帝的意思果然是因为钱同自己翻脸,黄锦慌忙长号一声,一把抱住皇帝的腿,就大叫起来:“陛下啊,我的万岁爷啊,那钱你真当是臣贪污了。其实,你们是错怪了奴才。天理良心,那钱臣可没一文一厘落进了自己腰包。”

皇帝大奇,怒喝道:“那么,钱去哪里了,难道都落到张妃子手中?”

黄锦:“陛下,那钱也没落到张妃娘娘的手里。抬头三尺有神明,陛下只需抬头看看天,再看看脚下,自然知道臣是冤枉的。”

皇帝奇怪地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藻井,又看了看地下的金砖,沉声道:“怎么回事?”

黄锦抹着眼泪:“陛下忘记了,在淮南大水之前,内阁和司礼监众臣就在这里议事。恰逢大雨,这里还漏了水。堂堂一国之君,住的地方居然漏雨,连普通富贵人家都比不上。”

他伸手拉开皇帝裤腿,指着上面的红斑点哭道:“陛下住在这样的地方,若患了风湿,若凉了身子……让臣于心何忍。没错,臣是从王恕那里得了不少银子。可这些银子都用在维修玉熙宫上面去了,臣可是一分一文都没留在手上。”

皇帝悚然动容,问:“当真?”

“当真啊,陛下,臣若有一句虚言,让老天收了我。”他的眼泪一串串落到地板上,号叫道:“陛下仔细想想,这两年你总共才拨下多少银子用在玉熙宫维修上面。陛下国务繁忙,大概是记不清楚了,但臣身为大内总管,却记得真真的。这两年,宫里总共才拨下来一万两银子不到。而匠人们已经在宫里干了两年活儿,这一万两,光开他们的薪水都不够,更别说购买材料。上个月,光宫外那三组汉白玉栏杆,所费就是十万之巨。陛下,你好好想想,何时拨下来过这十万两纹银?”

嘉靖默然语余,低头看去,那黄锦面上满是皱纹,泪水顺着那深深的皱纹流淌。心中计算了一下,这几年,玉熙宫一直在维修,而自己何尝有拨下来过多少银子。

嘉靖记起黄锦往日的情分,心中突然一酸,一把将黄锦扶起来,突然叹息一声:“黄伴,你老了,你也不容易,朕家底子薄,苦了你。”

“万岁爷啊”黄锦哭得浑身都在乱颤:“臣吃再多苦,受再多委屈都不要紧,只要万岁爷住得舒心,臣就算是死了,也甘心啊”

嘉靖还在叹息:“原来那银子你都用在朕身上了,你当时怎么不明说,倒让朕错怪了你。”

黄锦知道自己已经顺利度过这个难关,心中对平秋里已经佩服到十足。他得意起来,不坏好意地看了陈皇后一眼,忍不住落井下石:“回陛下的话,臣虽然是掌印太监,可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家生奴才,陛下修院子,这钱还得从后宫里支。而宫里就那点底子,臣不忍心看到陛下问人要钱。”

嘉靖听黄锦这么说,又看了陈皇后一眼,嫌恶地说:“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还来替孙淡说情吗?国家大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主,除非朕死了。”

陈皇后一直在擦眼泪,听皇帝这么说,忍不住朝皇帝怒目看去,目光里全是不屈。

黄锦见自己不但顺利度过着一道难关,且更受宠信,心中得意,顿时有些忘形。他脑子一热,也顾不得什么,又“扑通”一声跪在皇帝面前:“万岁,臣有机密要事禀告。事关皇后和孙淡。”

皇帝奇怪地问:“什么机密要事,怎么又关系到皇后和孙淡了?”

黄锦一咬牙,暗道,孙淡啊孙淡,如今是板倒你的绝佳机会,看我整不死你。不但是你,连陈皇后也要陪葬。

他大声叫道:“臣已经查得清楚,孙淡与陈皇后通奸,而大皇子朱载荼就是他们的私生子。”

“什么”听到这个霹雳一般的消息,皇帝身体一晃,趔趄几步,坐到椅子上。

“黄锦,狗贼,居然血口喷人,坏本宫名节?本宫要将你挫骨扬灰”陈皇后被黄锦这一句话惊得悲愤地大叫起来。

陈洪在旁边听得惊心动魄,几乎被黄锦这一番失心疯的话吓得灵魂出窍,只呆呆地站在那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黄锦狠狠地咬着牙齿: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绝。

他立即大声喊道:“陛下,当年皇后在豹房召见孙淡,听他说《庄子》,据臣所知,孙淡每次去豹房都与皇后独处一室,此可以者一。且,大皇子,生性木讷寡言,而孙淡的儿子孙晓觉也是蠢笨少语。二人性格如此相似,眉目间依稀有相同之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铸成的。这可疑者二。”

“放屁,放屁”陈皇后惨叫一声跪在皇帝面前:“陛下啊陛下,你就听任这种小人污我名节吗?”

╔♀┅♀┅♀┅♀┅♀┅╗

︴︴︴︴︴︴︴︴︴︴1︴

︴最︴︴小︴︴︴︴︴6︴

︴新︴︴︴︴说︴︴︴︴

︴︴︴最︴︴︴︴网︴.︴

︴︴︴快︴︴︴︴︴︴︴

︴︴︴︴︴︴︴︴︴︴︴

╚♂┅♂┅♂┅♂┅♂┅╝

[奉献]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四百七十八章 暴戾 第四百七十九章 行险 第四百八十章 玉碎宫倾 第四百八十一章 决心 第四百八十二章 也好 第四百八十三章 醉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