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海阅网!

首页 > 目录 > 《一昼夜的故事》在线阅读 > 正文 七点

七点

小酌寡言 2021-05-03 22:16:32
的老板非常随大流儿地挑上这个田野男孩资助,张着其鼓地要将他培育出成人成才。但这对于田野男孩本人来说完全是恶梦的就,所以他更本就不想去去上学,他难以去理解,为什么当一些城里人说他将来要每天定时、定点、定坐在屋子里听那些味同嚼蜡的讲课时,他要要表田野男孩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之恶劣,这令那位资助他的老板很没面子,也很懊恼,当初建议老板选田野男孩资助的那位秘书同志,为了不再因为此事挨骂,找了个关系,把田野男孩送进了部队。资助也以一场风光的送行仪式结束,总算是个圆满的结局。。...

  七点

  那个时候,七点的父亲还是一个在田间奔跑的少年,他褴褛的衣衫,脏乎乎的小脸,配上绝对纯真无邪的笑容以及欢愉轻盈的脚步吸引了某个报社下乡采风的记者,记者举起手上的照相机,充满情感地摄下了那个瞬间。这张照片也不知怎的就成了爱心助学系列宣传照之一,照片的主人公在全然不知情的前提下,将身姿展现在遥远大都会的报纸、广告牌以及电视屏幕上,还被那些“爱心人士”亲热地叫成“田野男孩”。接着,某个中型企业的老板十分随大流儿地挑上这个田野男孩资助,大张其鼓地要将他培育成才。但这对于田野男孩本人来说完全就是恶梦的开始,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去上学,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当一些城里人告诉他今后必须定时、定点、定坐在屋子里听那些味同嚼蜡的讲课时,他必须要表现出激动、开心以及感恩的样子。

  田野男孩在学校的表现非常之恶劣,这令那位资助他的老板很没面子,也很懊恼,当初建议老板选田野男孩资助的那位秘书同志,为了不再因为此事挨骂,找了个关系,把田野男孩送进了部队。资助也以一场风光的送行仪式结束,总算是个圆满的结局。

  参了军的田野男孩完全象是变了一个人,积极向上,身强体壮,特别是参加了一次大型实弹演习之后,他终于明白,人生最兴奋、最快乐的是拿起枪的那一刻,而更兴奋、更快乐的是击毙敌人的那一刻。但当他明白这一点不久之后,就退伍了。他又回到了田间,却既不愿种地,也不愿赶牛。除了枪,他似乎什么也不想碰。就这样苦闷又闲懒地过了两年,他几乎沦落成了一个好吃懒做、孤僻乖张的无赖。这个时候,他的一个老战友来了个电话,信号断断续续,他只听到对方说“想不想挣钱”“想不想打仗”,这第二句象强心剂一样,猛地扎起他的身体。他二话不说借了路费就去找那个战友去了。田野男孩就这样开始了雇佣兵生涯。那个比较有头脑、有路子的战友,带着他们去了战乱乱得一蹋糊涂的N国。一路艰辛疲惫不堪的田野男孩一闻到那片土地上弥漫的硝烟气味,就立刻来了精神。他的战友将雇佣兵解释为“人家出钱,咱打仗”,田野男孩想“人家不出钱,咱也要打仗!”当时N国的大形势就是政府军与反政府军无休止的对抗,究其根源是永远化解不开的种族与宗教矛盾。N国本来就是个不发达的国家,生活穷困加上连年战乱,无论哪一方军队都没有受过什么正规教练,仗打得乱七八糟,但由于双方背后都有国际势力的资助,所以经费充足、武器装备异常的精良。在田野男孩看来,这就是天堂。战友带着田野男孩投靠了反政府军,对于他来说站在哪一边都一样,只要有仗打就行。田野男孩充分运用了自己当兵时,在部队里学到的战争特别是游击战理论,并且对其进行了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修改。他提出的作战方案令那群乌河之众耳目一新。起先,出于语言原因,他只是带着自己同去的五个战友一起作战,结果越打越勇,战功累累,受到反政府军头领D将军的极大赞赏,花花绿绿的奖章给了一大堆,身边多了个翻译官司,手下的兵也由一位数发展为二位数,最后壮大到了三位数。当然,打仗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和田野男孩最早同去的5个战友,3个阵亡,一个残疾回国,而田野男孩自己也是伤痕累累。

  田野男孩是在如日中天的时候遇上七点的妈的。那时他的军衔相当于上校,离将军只是一步之遥,他的年龄也只不过32岁。他保持着身先士卒的风格,一次被困于密林中,援军不到,四面楚歌。突然一支小分队杀入重围,救了他们。回到大本营以后,那小分队的领头帽子一摘,露出一张女人的脸。女人说很崇拜他,要加入他的部队,他的翻译官站在一旁冲着他猛使眼色,他不得要领,也不知该做何反应。事后他才知道,那女人是D将军的妹妹,这让他想起了武侠小说中有点武功的刁蛮公主。当然,这位“公主”远没有小说里的公主们娇美明艳,但那种野性、健康与豪爽,足以激发他的欲望,而他的欲望加上她对他的仰慕直接导致了七点的生成。当七点的妈妈离开田野男孩部队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在田野男孩看来,女人是不属于战场的,他必须把她送离前线。临行前,她问他要一张照片,他向来是讨厌照相的,只把唯一的一张翻找出来,就是那张在田间奔跑的照片,那张被叫做“田野男孩”的照片。

  正如电影里高潮往往预示着结局一样,田野男孩人生的高潮也迎来了突然的陨落。支持政府与反政府军的国际势力握手言和,认定了双方在N国的利益分配。他们指示政府与反政府军必须实现友好合作,否则休想从他们那儿得到一分资助。没有了这些钱,无论哪一方都只能变成任人宰割的小鸡。昔日的敌人转眼变成了伙伴,D将军把妹妹嫁给了总统的弟弟,但他并不知道妹妹已经偷偷生了个孩子出来。一旦和平到来,田野男孩就变成了最没有价值的累赘,D将军用象征性的钱打发了他。在田野男孩眼里,打仗就是打仗,从来不搀杂金钱概念,他不会利用武器敛财,还不断给那几个死伤的战友家里寄钱。所以当他象个皮球一样被踢回老家的时候,所拥有的只是一肚子气。

  七点的降生是无奈且孤寂的,就象他的死去一样。D将军的妹妹在战争即将结束,自己即将嫁给总统儿子的时候生下七点的,因为是七点生的,她就随口给他起名叫“七点”。她并不是因为深爱田野男孩而执意要生下这个孩子,而只是因为一位外籍的人道主义援助医生告诉她,以她的身体状况,中止妊娠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所以她就干脆把他生下来,然后就干脆把他送给了那位医生,而那位医生也就非常人道主义地收下了,并且把孩子带回了自己的国家。临走前D将军的妹妹把田野男孩的那张照片塞给他,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这就是他爸。”于是这个不为人知的混血私生子,就来到了发达、自由的C国。

  医生是个很爱虚荣的人,起先,他在N国救死扶伤、收养孤儿(为了更富戏剧性,他将七点描述成父母双亡)的故事吸引了众多的记者,争相采访。但很快,这个故事就泛黄老去,被那些追求更新鲜、更新奇的人们彻底遗忘。医生开始酗酒,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七点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默默成长,他的相貌特征很明显的说明了他与医生之间的非血亲关系,所以他从小就接受了养子的这个身份,他从来没有向医生问过自己的亲生父母,总是一言不发地收拾被酒醉的医生打破的瓶瓶罐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七点喜欢上了美术,在他看来,对着画布要比对着人或者机器令他更自在。七点没有钱美术院校深造,考取奖学金的努力也以失败告终。他靠画一些装饰小品、肖像以及仿真画来挣钱养家。某一天,七点在地下室的故纸堆里发现了田野男孩的照片,照片上那个异国的、陌生的男孩从视觉上疯狂地撞击向七点的内心,他的灵感无限涌出,冲到画室完成了他最成功也是最后的画作,他给画起名叫“田野男孩”。

  而此时,真正的田野男孩正光着膀子在遥远东方国度的偏僻小镇的墙角狠狠地抽着半支廉价香烟。他已经是一个54岁的老“男孩”了,光着头,永远刮不干净的胡子茬象青铁屑一般散在布满沟壑的消瘦的脸上,眼睛里带着和所有农村老人一样的漠然和呆滞。除了身上一块块的枪伤、弹伤,再没有一点痕迹可以证明他曾经有过的叱咤岁月。田野男孩从N国回来后,在老家开了个小卖部,一直惨淡经营,勉强维持生计。他没有结婚,孤独地来去,每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下棋中渡过的,军棋,往小卖部门前的地上一摊,来者不拒,但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赢过过他。今天没有人来应战,他守着一地塑料棋子,在吐出的烟雾中有了一刹那的恍惚,似乎又闻到了战场上那熟悉的火药味道。

  当田野男孩的思绪随着香烟短暂的飞回N国的时候,在N国一个人也拿着香烟想起了他,那就是七点的母亲。已经成为总统夫人的她,孤伶伶地置身于浮华如宫殿般的总统府,她象所有50岁的妇人一样有了臃肿的身体和深深的鱼尾纹,她的丈夫不知正往返于哪个情妇的温柔乡,她只能靠回忆来打发时光。她一支接一支的抽烟,眯起眼睛,隐约又看见年青矫健的自己斜挎着冲锋枪,带着战士们奔跑于密林间,不由地又想起了那个她曾经崇拜过的英雄,他脸上的笑容,他身上的伤疤,他结实的怀抱,他教授她行军打仗要决时的认真模样。她有点后悔把那张照片和七点一起送给了医生,现在她连一样怀念他的东西都没有了。

  医生看见七点画的“田野男孩”时哭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眼泪,充满了对七点的愧疚和自责,仿佛猛然间才注意到七点是在怎样一个无助的环境下长大,他又给七点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医生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七点的身世,七点一直沉默着,到了最后,只是淡淡地说:“我很想见见我爸爸。”医生咬着牙发誓,“就算倾家荡产,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都会帮你找到他!”

  父子相见的那天,天空非常晴朗。和每个普通乏味的日子一样,田野男孩蹲在小卖部门前和路人下棋。远处传来孩子们杂乱的叫声,听上去好象是在喊“洋鬼子!洋鬼子!”,一群村民围拥着几个人越走越近,田野男孩放下手里的棋,站起身,由于是迎着太阳,他不得不抬起一只手遮住阳光,隐隐约约,一个略显瘦弱的男孩从光亮中走来,那张脸,那双眼,似曾相识,又不曾相识,不知是被阳光刺伤了眼,还是被这个男孩刺痛了心,田野男孩老泪纵横……

  找到田野男孩是一个奇迹,创造这个奇迹的是田野男孩在N国的那位翻译官,战争结束后,他辗转移民到了C国,当医生为了找田野男孩而四处奔走的时候,碰巧遇上了翻译官,他得知七点是田野男孩的儿子,便全力协助、资助他们查找田野男孩的下落。他似乎有着非常庞大的关系网,查找工作很快就有了结果,他陪着医生和七点来到田野男孩的国家,精通三国语言的他再次扮演起“翻译官”的角色,帮助他们倾诉曲折的经历,曾有的酸甜苦辣以及悲喜交加的心境。

  七点站在那片一望无际的稻田前,仿佛看见了还是个少年的田野男孩在日间奔跑,七点笑了,从没有过的,释怀的,开朗的笑。他很高兴,他的父亲并不像医生所描写的那样,是个热中于打仗的战争狂人,而是一个温和、朴实的农民。他决定,要留下来和父亲一起,白天种田,晚上画画,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天,他就已经爱上了这个小村庄,站在街角的老妇人、悠闲吃草的水牛……,处处都可以找到绘画的灵感,他计划着,一定要尽快让人把自己的画具寄过来。

  七点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如此美好,但在命运的造化当面,却变得如此羸弱。就在他站在稻田前构思画作的时候,他的生父、养父以及翻译官,在镇上一个破旧的小酒馆里做出了一个惊世骇俗的决定。翻译官在几杯酒下肚后,说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已经加入了C国的情报部门,并且做到了一定级别,他帮助七点找到田野男孩的目的绝不简单。问题还要围绕着N国展开,近年,在那里发现了巨大的新能源矿藏,这对于能源不断匮乏的当今世界来说,无疑是块人见人爱的大蛋糕。C国也不例外,开始寻求插手N国事务的最好方法,出身N国的翻译官成了这个计划的负责人。以当前的国际秩序,直接派兵至N国会引起各方谴责,影响C国的国际地位。只有通过在N国扶植亲C国的力量,才能有效的达到目的,可惜的是,长年来C国对N国没有足够重视,被其他国际势力占尽了先机。突然有一天,翻译官惊喜的发现当年反政府军的英雄与当今总统夫人竟然有个儿子在C国,恰值N国总统荒淫无度已经激起了民愤,正需要一个民族英雄式的领袖带着大家揭竿而起。七点显赫的身世对N国民众来说有很强的号召力,由于他在C国的价值观中成长,对于C国来说是在N国掌权的放心人选。夺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少不了一场战争的洗礼,但是有强大的C国撑腰,七点的上台只是迟早。田野男孩和医生是七点最亲也是最可靠的人,要想把七点推上颠峰,他们俩的力量不可或缺。N国受地理环境等国情的影响,始终不适合现代高科技战争,战争模式还停留在二十年前,所以田野男孩丰富的作战经验就成了巨大的财富,加上他在N国的一些旧部,带兵打仗非他莫属。而医生有着人道主义工作的背景和经历,可以为七点在国际社会树立良好的形象,强调七点夺权的自由、民主意义,获取各方的支持。翻译官则可以保证会有源源不断的资金交到他们手上。

  田野男孩和医生听得目瞪口呆,酒精作祟加上心潮澎湃,全都面颊通红,呼吸急促。田野男孩不敢相信,自己又听到了那两个字,又接近了那两个字“打仗”。更加重要的是,这次他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而战,即使战争结束了,他也绝不会象上次那样面临被无情抛弃的绝境。他挺直了腰背,脸上如回光反照般的翼翼生辉。而医生则想到自己将要登上历史舞台,浓墨重彩的写下一笔,激动得双手颤抖。

  七点高高兴兴的从田间回来,迎接他的是两个雄心壮志的父亲,以及血一般的夕阳……

  一切都如期进行着,田野男孩秘密来到N国,召集起旧部,很快组建起了一直地下反政府组织,接收来自翻译官的钱粮与武器,为战争做着充分的准备。医生以其优秀的口才及表演才能,在各种国际性场合宣传N国总统的残暴,N国人民生活的悲惨,并成功将七点描述成一个向往自由的王子。决战的时刻终于到来,作为战争启动的标志,七点需要向全国以至全世界宣读一份宣言。他默默接过了经过反复推敲修改得近乎完美的讲稿,就象他默默接受了自己被母亲遗弃,默默接受了自己悲伤的成长经历,默默接受了自己安宁生活的终结,默默接受了自己绘画梦想的破灭,默默接受了自己被推向暴风雨的中心。他念道:“亲爱的弟兄们,请拿起枪,即使是流血,即使是牺牲,我们也要捍卫自由与理想……”

  政府军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顽强的抵抗,双方在战役上各有胜负,战争几度陷入胶着状态。作为反政府领袖,七点当然要在战场上与大家并肩作战。田野男孩每天都兴致勃勃地教他如何射击,如何肉搏,如何把子弹或者利刃送进别人的身体,可惜的是,七点似乎没有继承下一点他的骁勇,那双手柔弱的只能拿住画笔。在如火如荼的战斗中,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七点内心的残破,面对那些血肉模糊的尸体,他不止一次绝望的呕吐。他曾尝试用绘画来安抚自己,但本子上只留下一团团颤抖而混乱的线。

  这场战争唯一给七点带来的好处,大概就是一家三口极为短暂的团聚。七点的妈妈带着几个亲信,穿越过烽火线,偷偷来到了田野男孩和七点所在的营地。她与田野男孩在篝火的掩映下再次相见,脸上跳跃着青春少女般的兴奋与快乐,看着父母事隔二十年的再次相拥,七点流了眼泪,他觉得只要能换回家人团聚,让他做什么都愿意。七点的妈妈拉着七点的手看了又看,一直以来七点于她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婴儿,甚至都几乎忘了自己曾生过这么个孩子。但现在,一个有血有肉的大男孩站在她的面前,所有的母爱都融会于一刻间迸发出来。整个见面中,所有人都对战争和当下的形势只字不提,只有浓浓的亲情缠绕着紧紧相握的双手、深深对视的双眸……七点的妈妈还是在天亮之前离开了,她必须回到自己的丈夫以及七点的那些同母异父的兄弟身边。

  七点和田野男孩约定,无论这仗打成什么样都不能伤害到他的母亲。

  田野男孩是在扭转乾坤的关键一仗中死去的,战士们用担架把他的遗体抬到七点的面前。七点看着他的父亲,身上不知被多少颗子弹打穿,鲜血已经变成了干涸的绛紫色,一只手臂断了,被很不自然的摆放在身体旁边,另一只手紧紧纂着一把手枪。但是,田野男孩的脸却是安详而幸福的,没有闭上的双眼,似乎还闪耀着光耀,他找到了生命最好的终结,死在战场上,死在战斗中,没有一点的遗憾。

  战争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一旦开始运转,就不会轻易停止。即使田野男儿离去,即使七点对胜负毫不关心,进攻还是势如破竹的展开。政府军节节败退,死的死降的降。七点的部队重重包围了总统府,等待七点下最后的命令。七点却卸下身上所有的武器,只身走进了总统府。

  总统府里很安静,只有七点的脚步声,他走上楼梯,在一侧的墙上发现了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短发戎装,男人一样叼着烟,提着枪,没有任何粉饰却无比的动人。七点看着不由的笑了。他已经做好决定,与总统和平谈判,只要他同意把母亲还给自己,怎样都行,让他继续做总统也没问题,这个幼稚又天真的想法让他不由加快了脚步。就当他即将推开总统书房大门的那一刻,一声巨响传来,爆炸带来的气浪将他抛起。当他在眩晕中站起身的时候,看见了一个破碎的房间,和一些破碎的尸体,总统的、七点妈妈的以及他们的儿子的,当失败来临的时候,这位总统选择了自我毁灭,并且带上了自己所有的亲人。七点的部队闻声冲了进来,看到了总统一家的尸体无比兴奋,所有人高喊着胜利,或者挥舞残破的战旗,或者鸣枪欢庆。没有人注意到,七点默默地走出了总统府,默默地远离了人群。

  一周后,七点的尸体在一个泥沼塘中被发现了。

  如果你是美术学院的学生,你可以在美术史教科书的第62页上看到“田野男孩”这幅画作。如果你有机会去世界闻名的埃卡什现代艺术博物馆,你会在很醒目的位置上看到这幅画的真迹。无论在哪儿,关于作者的说明只有两个字“不详”。N国曾经的战乱早就被遗忘了,田野男孩、总统夫人、医生、翻译官以及七点,也早就被遗忘了,好象就从来没有被记住过。只有这幅画,带着神秘的美丽永远的活了下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七点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